Wednesday, February 24, 2010

DeAtH.....

在医院挣扎6天 青年蚊症夺命


2010/02/23 1:38:14 PM

转载于南洋商报

(芙蓉22日讯)19岁华裔青年染患骨痛热症,在医院挣扎6天后病逝。

死者为家住亚沙再也花园的颜康荣,在斯里暗邦岸国中就读中六,今年将参加大马高等学校教育文凭考试 (STPM)。
颜康荣在本月11日(星期四)因发烧而到诊所求医,返家后却在农历除夕再发烧,被紧急送往芙蓉专科医院打点滴。
年初一他被证实染患骨痛热症,年初二血小板从85狂降到25,加上该院的O型血供应不足,随后转送到芙蓉端姑查法医院就医。
在端姑查法医院的加护病房接受治疗时,可能体内病菌感染,剧痛难忍,医生唯有给他注射麻醉药,避免遭受痛苦,一直到初五康荣呼吸困难,被迫使用插管及机械来呼吸,并转入深切治疗病房。
在20日(星期六)晚上,康荣的病情恶化,在经过抢救数个小时,於21日上午10时逝世。
父亲颜长顺接受媒体访问时,一脸忧伤忆述孩子病逝的事件。
在父亲眼中,康荣是一名非常孝顺及活跃的孩子,在假期时经常到店铺帮忙父亲。

颜长顺说,孩子对做生意深感兴趣,也善于交际,社交圈子也非常好,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青年,可惜壮志未酬,就与世长辞。
“孩子虽然正在就读中六,但已经开始计划未来,甚至表示若政府分派到比较偏僻的大学,他就到吉隆坡的私立大学就读,如拉曼大学。”

新年衣服没机会穿

在患病期间,整个家人为其病情感到非常忧虑,几乎不曾欢庆农历新年。他表示,当孩子躺在深切治疗病房内时,试问父母及家人怎么会有心情欢庆新年呢?

新年前到吉隆坡购买的新年衣服,康荣也没有机会穿。

他说,孩子经常在傍晚时分到附近篮球场打篮球,也不确定在哪里被蚊子侵袭,患上骨痛热症。

面子书留言让人心酸

颜康荣在接受治疗期间,每天有50多名亲到场探望,但亲友的千呼万唤,他却永远没法康复苏醒。

他在进院后,他的面子书(Facebook)却有60多个留言,呼唤他醒来、不要继续睡觉、醒来后请吃、给予承诺等。

最后他却不敌病魔,面子书上的留言却让人感到心酸,亲友只能在留下挽言:一路好走(Rest in Pease),流露对他的不舍之情。
当康荣病情恶化时,所有友人几乎赶过去医院探望他、呼唤他,可惜他一直昏迷,不曾清醒。
康荣的人际关系,在面子书上可见非凡,其朋友也在面子书上号召所有人出席明日的康荣出殡仪式,送他最后一程。

康荣生前是参与多项活动,是活跃童军及篮球健儿,也参与慈济的慈善活动,交游广阔,每年参与多个生活营,在朋友眼中是一个非常开朗及乐观的人,看见任何人脸上都会展现笑容。
皮肤较黝黑的他是篮球好手,曾在校内比赛中赢得多项荣誉;去年也随同该校童军团前往位于林茂县的拿督山(Gunung Datuk)。
病菌入侵无法捐器官
康荣逝世后,父母有意遗爱人间,捐出器官救助其他人,可惜康荣的躯体被病菌入侵,无法如愿。

康荣病情恶化时,感觉体内非常剧痛,不断的挣扎及翻动,在家人及医生制止不果后,医生唯有注射麻醉药让他昏迷。医生在最后时刻已经不再注射麻醉药,冀会回光返照清醒过来,可惜一直到逝世也没有醒过来。
据悉,医生在21日当天已经放弃,并要求拔开喉管,但被家人制止,深信康荣会清醒过来,可惜意志力支撑约10个小时后,还是撤手人间。

森美兰首宗夺命蚊症

颜康荣被证实为森美兰第一宗骨痛热症死亡病例!

根据森州卫生局消息披露,2010年森州共有410宗骨痛热症确诊病例,其中第5个星期是最严重,高达112宗、第6个星期92宗及第7个星期也是上星期共有62宗。

比起去年同时间只有174宗骨痛热症确证病例,暴涨超过135.6%,今年首7个星期的蚊症非常惊人。
  PS, 真的很想写些感想,心内的感受,但是现在还不是时机吧~明天明天明天……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