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June 28, 2010

zhichee in nightmare

Omg...really nightmare...
我从来不知道,一个人可以凄惨落魄到这个地步。
我以为的,全都不对。可悲……

曾经对一个人说过,抽血不害怕。鼓励他抽血,因为担心。然而,自己抽血,就真的有些许不一样了。我绝对不害怕抽血,看惯医生抽血,没有特别的感觉。上个星期,抽血也没有特别的感觉。有一些些刺激,看着血缓缓地抽进针筒,有少许的兴奋。

但是,但是!今天不一样!因为要做四个报告,护士小姐说,:“amoy,empat test, kena ambil bayak darah ooo~" 就懂他心怀不轨。看着她拿出特大号的针筒,我的心都快跳出来的。果然没错,之前问医生是不是只需要抽一次,他说当然。果然…一次抽那么夸张,分明老天注定要玩我。对面那男生,可以请你关上你裂开的嘴脸吗?

是蛮好看的你,懂你好运,可以在政府医院做attachment。但是你真的面目可憎!之前等号码时,与他聊了一会,以后的药剂师,so? 拿到海外奖学金,so? 关我何时?我嘴唇白需要你让位给我坐meh? 你看不到aunty,uncle 他们站着吗?心情已经不怎么好,你还要我应酬你。烦!真的很想叫你静静,但是我很有文化,忍!

结果,看到我害怕的表情,你就在掩嘴偷笑。很坏的丑男生!虽然很痛,我死也不能露出痛的表情。护士小姐,你也是的,那只特大号的针筒,已叫我冒汗了,你怎么抽那么久?那只针,还要转来转去。你不知道我很痛吗?我的天,眼泪在眼内打框,我死也不会流出来的。望望天花板,我忍!拜托你快点,对面的那个人,就快要笑到窒息了。护士,别碎碎念我的学很难抽……随便抽了就算啦。

好不容易,完了。我偏偏要留在那里,看那家伙被抽血的模样。很不公平,我的syringe de diameter is like a bit bigger than 20 cents, his syringe is 5 cents punya size. super unfair!!! 无言… 不想与他有任何瓜葛,我很潇洒地走去另边的医院。途中,昏昏的…应该是被抽太多血了。我的手是痹的。而且痛的。还看得到针孔……

很巧,在医院遇到舅舅,他带即将动手术的阿姨来看麻醉师。而我要看专科医生。在等的途中,舅舅问我认不认识某个人。好巧的事。偏偏现在的我,不想懂。命运吧……五月天,有首歌,有这个词,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~ 我现在只想休息……

回家,还要打扫,为了姐姐,陪她一起颠~ 明明此刻的自己不适合打扫,为在乎的人,我总是只懂得付出……算了,我笨…… 开心就好,他们~


PS:不是在骗,真的很痛。以后,看到特大号的针筒,朋友们,逃吧!!!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