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uly 14, 2010

湖面

那天,滔天大浪的八月湖,渐渐地平息。滚动的泥水,悄悄的沉淀。湖水从混浊的颜色,慢慢地变得清澈。原本,这是最终的结果,但是事与愿违。

有人,从黑暗处,无助地烦恼着。烦啊烦,就这样手边的石头随着他想扔出烦恼的心,从他手上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,跌进无底的湖里。

这一抛,在跌落处,激起无数水花。阳光下,闪烁的水花,那么得耀眼,那么得刺眼,那么得迷幻……要是在水花回归母体时就能平静,那该多好。这一抛,不只溅起水花,也推出一阵又一阵的涟漪,迟迟不消。回荡再回荡,不断持续那慢动作但深影响的行为,久久不灭。浪起不灭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